职工医保个人账户22年来首次大改,涉及3.3亿参保人员


涉及3.3亿人的职工医保迎来建立22年来的首次重大改革。

8月26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简称“征求意见稿”)。此次意见稿中提及的多项政策备受关注,如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职工医保个人账户用于支付职工本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的医疗费用;个人账户不得用于公共卫生费用、体育健身或养生保健消费等。

2018年,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成为最大的医疗支付方。业内认为,此次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改革,不仅会直接影响3.3亿参保人员,对药店、医院、药企等行业也将产生长远影响。

职工医保个人账户22年来首次大改革

2007年,中国明确基本医疗保障体系“三纵三横”的主干架构, “三纵”就是指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其中此次征求意见稿涉及到的职工医保,早在1988年就已经建立。

按照相关规定,用人单位要为员工缴纳社保,其中医保的费用由用人单位和职工按照国家规定共同缴纳,这些费用又被划归两部分: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其中统筹账户则主要支付住院医疗费用,个人账户则由个人缴费的2%和单位缴费的30%构成,主要用于支付参保职工在定点医疗机构或定点零售药店发生的政策范围内自付费用。

《2019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简称“统计快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人数32926万人,比上年增加1245万人,增长3.9%。参加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人员中,在职职工24231万人,退休人员8695万人,分别比上年末增加923万人和322万人。

统计快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年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14883.87亿元,同比增长9.94%,年末累计结存21850.29亿元,其中统筹基金累计结存13573.79亿元,个人账户累计结存8276.50亿元。

一名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分析指出,对于年轻人来说,因为身体更健康,就医花费相对少,医保个人账户的钱往往闲置或沉淀下来,而对于经常要去看病的老人而言,个人账户的钱则面临不够用的情况。如此一来,医保基金全社会共同分担风险的初衷就无法顺利实现。

澎湃新闻了解到,各地对个人账户资金的用途均有不同的探索政策,如北京职工医保个人账户资金还可以通过医保存折提现;从2017年起,上海出台了个人账户购买商业健康保险的政策。

此次由国家医保局发布的职工医保个人账户征求意见稿,则被业内普遍认为22年对个人账户的首次重大改革。

不取消个人账户,仅调整结构

此前一直有国家要取消医保个人账户的消息传出,此次征求意见稿则打消了这方面顾虑,在职工医保上,个人账户仍然存在,只是内部资金机构发生了变化。

根据征求意见稿,此次职工医保个人账户改革,并不是增加个人或企业缴费金额,而是调整个人账户内部的资金结构,即在职职工个人账户由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计入,计入标准原则上控制在本人参保缴费基数的2%以内,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统筹基金,不再划入个人账户。

这意味着,今后职工医保个人账户资金将减少,而统筹账户的资金将增加。虽然看似个人账户的钱减少了,但是随着统筹账户资金的增多和用途优化,在不增加缴费金额的前提下,就实现了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实现医保制度更加公平可持续的发展。

职工医保个人账户资金用途有变化

首先是个人账户的使用者扩大了,强调家庭共同承担。

过去,医保一人一卡,去定点医疗机构看病,只能本人使用,而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可以用于支付职工本人及其配偶、父母、子女在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就医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医疗费用,以及在定点零售药店购买药品、医用耗材发生的由个人负担的费用,并探索个人账户用于配偶、父母、子女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等的个人缴费。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个人账户不得用于公共卫生费用、体育健身或养生保健消费等不属于基本医疗保险保障范围的其他支出。

医保资金用于购买保健品等一度被列入曾经在预防疾病而非仅仅治疗疾病的观念影响下,将医保用在预防疾病的体育健身等方面在部分地区此前有所尝试,如2016年,《杭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根据国家和省有关规定,结合市医保基金运行实际,适时研究个人医保账户余额促进体育健康消费工作。”

除了直接影响人们对医保资金的支配,禁止将个人账户资金用于购买保健消费等